<small id="83dfp"></small>

    <mark id="83dfp"><u id="83dfp"></u></mark>

    <listing id="83dfp"><menu id="83dfp"></menu></listing>

    <tt id="83dfp"><ol id="83dfp"></ol></tt>
    <listing id="83dfp"></listing>
    1. <listing id="83dfp"></listing>

  • 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財經證券綜合正文

    野馬電池募資必要性存疑 新舊兩版招股書數據“打架”

    證券市場紅周刊2020-11-19 18:16:590閱

    野馬電池本次欲募集資金5.58億元,分別用于年產6.1億只堿性鋅錳電池擴建及技改項目(以下簡稱“堿性電池擴建項目”),研發檢測中心及智能制造中心項目、智慧工廠信息化建設項目,據招股書顯示,以及補充流動資金。其中,其最大的募投項目為總投資2.54億元的堿性電池擴建項目,該項目實施后,其將新增3條堿性電池智能化全自動生產線。

    募資必要性存疑

    以至于該產品的產能利用率出現下降,野馬電池欲擴建生產線,此時,再擴張產能,必要性有待商榷。另外,據招股書介紹,堿性電池擴建項目的建設期為36個月,產品銷售情況卻停滯不前,建設完成后,每年預計新增固定資產折舊1589.59萬元,這無疑將對野馬電池未來的利潤產生影響,無形中加重了企業的負擔。

    野馬電池分別在2019年6月20日及2020年5月28日報送了招股書,而《紅周刊》記者注意到,其前后兩版招股書中的數據,存在披露不一致的情況。

    野馬電池在招股書中稱,其如今在銷售旺季面臨產能飽和的局面,生產排期較為緊張,對于募集資金的必要性,導致發貨周期延長,不利于較好地滿足客戶需求,募投項目的實施有利于解決公司堿性電池產能不足問題。然而,事實真的如野馬電池所說的那樣嗎?

    前后兩版招股書數據打架

    記者 | 劉杰

    2018年,野馬電池“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金額為9.01億元,由于預付款項變動較小可以忽略,因此其現金支出比8.47億元含稅采購多出了5459.80萬元,應導致經營性負債的減少。

    表1 產銷量及產能利用率情況

    品牌對于企業的重要性,由此也可看出,倘若野馬電池一直以貼牌銷售為主,不提高自身品牌的“含金量”,增加盈利空間,恐怕難以在未來的競爭中有出色表現。

    我國堿性電池出口量分別約為99.71億只、106.64億只,據中國化學與物理電源行業協會數據顯示,同比增長18.89%、6.95%,碳性電池的出口量則分別約為178.20億只、175.31億只,其中2017年同比增長1.41%,2018年則同比下降1.62%。由上述數據不難看出,我國電池出口增速大幅放緩。野馬電池主要生產堿性電池及碳性電池,2017年、2018年,產品又以出口為主,因此其銷售也深受影響,2018年其營收增速下滑了2.4%,至2019年仍顯示下滑5.83%。

    因此,如果按照新版中的采購數據核算,上述勾稽差異會大幅縮小,而新版招股書中的采購數據比舊版多出1481.05萬元,從這個角度來看,野馬電池新版招股書就有了“補漏洞”的嫌疑。問題在于,其新版招股書中突然多出的上千萬元的采購金額又從何而來?新舊兩版招股書中的數據孰真孰假?對于這些疑問,恐怕還需公司給出具體解釋。

    野馬電池2018年末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分別為7399.36萬元、1.52億元,可事實上,共計2.26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了3602.74萬元,這較5459.80萬元理論應減少金額少了1857.06萬元,這顯得非常奇怪。

    表2 與采購相關的數據(單位:萬元)

    聚焦IPO | 野馬電池募資必要性存疑 新舊兩版招股書數據“打架”

    責任編輯:逯文云

    野馬電池的出口以貼牌銷售為主,毛利率相對較低。其在招股書中列舉了長虹能源、力王股份、亞錦科技為其同行業可比公司,以2018年為例,此外,前述三家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分別為20.92%、19.21%、52.36%,平均數為30.83%,當年野馬電池的毛利率為21.19%,遠低于行業均值。

    成長前景之憂

    野馬電池在2018年向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分別為27602.34萬元、27599.78萬元(如表2),占采購總額的比重分別為37.93%、37.17%,可推算出其前后兩版招股書中的采購總額分別為7.28億元、7.43萬元,可見,在新版招股書中,據前后兩版招股書顯示,其采購總額比舊版招股書多出了1481.05萬元。那么,同一年的采購數據,在不同版本的招股書中,為何會大相徑庭呢?這著實令人不解。

    則與野馬電池銷售增長遲緩有關。據招股書顯示,堿性電池為其核心產品,報告期內,該產品的銷售收入占比在7成以上,而出現上述現象的原因,而本次募資的重頭戲正是要擴建該產品的生產線,但該產品2018年、2019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72億元、7.78億元,其中2019年營收增速僅為0.8%,處于微增長狀態。

    發現了一些奇怪之處。以其舊版招股書7.28億元的采購總額計算,其所適用的增值稅稅率自2018年5月起,《紅周刊》記者進一步計算了其采購數據的勾稽情況,由17%下調至16%,故分段按月計算后可估算出,其含稅采購金額為8.47億元。理論上,該部分采購金額應體現為相關現金流的流出及經營性債務的增減。

    野馬電池2018年、2019年的堿性電池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107.84%、88.75%,呈下降趨勢。原因則在于,2019年其新擴建了生產線導致產能增加,其堿性電池的產能由2018年的11.2億只增至2019年的13.65億只,增加了2.45億只。但值得注意的是,招股書中顯示,其堿性電池的產量由2018年的12.08億只增至2019年的12.11億只,增加額僅為300余萬只,這表明其大幅擴產之后,實際增加的產量卻相當有限。

    對野馬電池存在的業績波動過大、過于依賴海外市場及出口退稅、大客戶集中度較高、財務數據真實性等問題進行了剖析。實際上,此前《紅周刊》記者發布《野馬電池經營業績坐“過山車” 營業成本存在虛減嫌疑》一文,記者發現,該公司還存在諸多其他問題,為了清清白白上市,這些問題均需要公司一并解釋清楚。

    2017年至2019年,野馬電池的產品主要銷往海外,其境外銷售額分別為9.36億元、8.97億元和8.49億元,占各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86.98%、85.41%和85.86%。然而,業務依賴出口之下,其海外的銷售之路卻布滿荊棘。

    具體來看的話,野馬電池與長虹能源和力王股份的毛利率是相近的,三家公司均以貼牌生產為主,實際上,而亞錦科技的毛利率則是前述三家公司的2倍還多。亞錦科技主要以銷售自有品牌“南孚”為主,在國內市場具備不錯的品牌優勢,產品售價較高,因此毛利率也教高。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財經證券綜合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

      彩票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