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83dfp"></small>

    <mark id="83dfp"><u id="83dfp"></u></mark>

    <listing id="83dfp"><menu id="83dfp"></menu></listing>

    <tt id="83dfp"><ol id="83dfp"></ol></tt>
    <listing id="83dfp"></listing>
    1. <listing id="83dfp"></listing>

  • 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科技業界正文

    專訪極飛科技創始人兼CEO彭斌:農業無人化最可能 先發生在中國

    21世紀經濟報道2020-11-17 05:21:510閱

    彭斌形容,XAIRCRAFT能活下來更多是靠“勤儉節約”和“保持熱情”。這個階段持續到2013年,團隊在此期間實現了凈利潤,而快速演變中的無人機行業也逐步進入爆發期。移動互聯網、智能硬件創業熱潮漸起,資本也日趨活躍。

    彭斌喜歡將極飛比作汪洋中一艘船,他認為極飛這艘船已經在2013年和2018年完成過兩次靠岸。最近一次靠岸時,它已是中國最大的農業無人機公司,改變了傳統農業中最為落后的環節之一?!拔覀兪菢O客團隊,登陸完成補給后,會向新大陸重新啟航?!?/p>

    《21世紀》:第一輪融資前見了多少投資人?

    彭斌:首先是組織,不再是幾十人的“小作坊”,而是現代化的公司?,F代化的公司需要有契約精神。我們建立了董事會、規章制度。團隊不再全憑熱愛,想干就干、不想干就走。第二個變化是投身于農業,意味著要從一個過去已實現凈利潤的市場,來到全新的領域。

    隨著公司規模變大,我們開始享受各種各樣的政策支持,比如創新項目申報、專利補貼,還有各種產業政策支持。隨著經營風險降低,政策就更容易走進企業,銀行也會提供一些更普惠的貸款支持企業發展。這個過程,我感覺到了比較充足的支持。

    創業需要土壤

    彭斌在福建一個小縣城長大,畢業于西安電子科技大學。2007年,從小對計算機和航空模型特別感興趣的他,以興趣愛好為出發點,創辦了極飛科技的前身XAIRCRAFT。

    《21世紀》:農業科技可以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21世紀》:作為新興科技公司,對產業政策有哪些體會?

    彭斌:主要困難是怎么利用自己的技術做出產品,產品能否被認可?能否產生利潤,支持公司發展,形成商業閉環?這是一個遞進的過程。我們很幸運,在2009年末就實現了凈利潤,用技術能力證明了自己能夠產生價值。當時模式創新、互聯網創新比較多,像我們這種硬件、算法類的技術創業還比較困難,在資本市場上也不搶手。

    回顧創業歷程,極飛科技創始人兼CEO彭斌這樣評價自己的“初心”。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惠農政策。當時有領導提出,農業無人機也可以納入農機補貼,這實際上可以極大地推動產業的發展。從2018年開始,政府支持我們在6個省展開試點,今年已經拓展到20多個省份。只要購機者符合要求、當地尚有名額,購機者就可以獲得購機價格1/3的補貼。這分擔了他們嘗試新科技的風險。在這些政策支持下,中國農業無人機數量在2018年就超越了起步更早的日本,成為全球最大的農業無人機國家。2019年,我們的農業無人機數量已是日本的幾十倍。

    彭斌:10畝地的成本到了5000美元,會是一個爆點。

    彭斌:我們認為,完全的無人化最有可能發生在中國。國外有各式各樣的農業機器人,但他們的農田數字設施較差,而且生產“5000美元”這檔的機器人的成本會很高。另外,發達國家過去已經構建起了農業機械化體系,一時難以再徹底改變。中國剛好有一個“換道超車”的機會。

    《21世紀》:什么時候獲得的?

    彭斌:今天中國農村正在暴發一次新的農業現代化浪潮。過去的農業現代化是機械化,但如今中國農村人口的衰減速度和老齡化速度快于機械化進程。我們認為,中國農業現代化進程到了一個需要科技的階段。這是時代給我們的機會。我們有信心在這個過程中,成長為一家優秀的農業科技公司。

    彭斌:技術推廣到一定程度,設備趨于穩定、成本下降,很多地方服務公司就發展了起來。而且他們對各地農村的復雜性有更好的理解。于是,我們開始將設備賣給地方服務公司。2017年開始轉而專注銷售硬件,2018年就實現了盈利。對一家硬件科技公司來說,這并不容易,是一針大大的“雞血”。

    農業科技公司對應的是傳統農機不能滿足的場景。我們和農機公司更多是合作關系。比如拖拉機也會需要我們的自駕儀。這有點像汽車領域的前裝市場,比如ADAS系統就并不是車企來生產。如果一定說競爭,可能那些也想做農業的科技公司,會是我們的競爭對手。但我們希望有更多這樣的企業出現,這樣產業會更有意思。

    《21世紀》:5-10年后,中國農田會是什么樣子?

    彭斌:不再是有很多人參與生產,也不再是由人的經驗去主導農事的過程。過去的農業機械化是內燃機替代畜力,幫助人處理農田事務。未來是自動化機器人在農田負責播種、除草、澆水、施肥,精準管理作物的生長,最終完成收割。

    原標題:專訪極飛科技創始人兼CEO彭斌: 農業無人化最可能 先發生在中國

    彭斌:首先,沒有競爭的商業市場是不健康的。競爭讓商業有活力,讓創新有機會。有一些可能是競爭關系,我們就拼誰做得更好、成本更低、創新更有力、服務更好。在不需要重型農機,而是需要電動、小型、智能設備的領域,我們一定非常有競爭力。

    《21世紀》:創業第一階段面臨的主要困難是什么?

    《21世紀》:“All in”農業之后呢?

    《21世紀》:極飛開始拓展至更多農業科技領域,這是否意味著競爭會更激烈?

    《21世紀》:效果如何?

    《21世紀》:會感受到大疆的壓力嗎?

    《21世紀》:有感受到投資人的壓力么?

    不過,公司小有小的優勢,創新更快捷。這個領域幾乎所有的初創都是我們做的,比如把全自主無人機引入農業,把大倍率智能電池引入農業無人機,使用插拔的藥箱等等。我們依然是農業無人機創新的那桿旗幟。

    (作者:翟少輝 )

    彭斌:創新的成本和代價特別高,一定要被保護,否則沒人愿意創新。知識產權保護是科技創新的基礎,這是核心邏輯。不過,對大部分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只要沒有傷害到我們的核心利益,我們不太會主動出擊,總體是防御的邏輯。我們不是一家做專利的公司,只是保護自己的創新成果,讓它最終能夠化為收入,投入新一輪的創新。

    《21世紀》:對目前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是否滿意?

    彭斌:2018年前都是幾百人的團隊。2019年開始員工過千,今年至今已有1400多人。我們還在擴張中,今年員工人數可能會超過2000人。

    《21世紀》:目前公司規模如何?

    《21世紀》:還有什么瓶頸?

    健康的市場需要競爭

    美、日的農業現代化先于別國發生,產品最后也走向了國際,有了世界級的農業設備巨頭。我們相信,未來中國的農業科技產品也會走向其他國家。

    彭斌:前前后后幾十個。我們對投資人,更多還是看大方向、目標的契合度。當時的團隊已更加成熟,價值觀和方向都比較清晰,不再是“能干、想干”這種粗放的想法。

    彭斌:當然,不是今年才感受到,實際上今年是感受壓力最輕的一年。我們有了更多的產品,更完整的戰略,營收更好了,體量也不小了。過去是螞蟻對大象,現在我們至少是一只小浣熊了。

    彭斌:這要分階段。創業早期,不騷擾創業公司,讓它自由地在一個創新土壤中成長就是非常好的狀態;干預度過多,創新就很難執行。創業公司活下來要靠自己。政府能做的是鼓勵創新,支持更多資金流向創業企業,并引導社會輿論容忍甚至包容創新的失敗。如果創業者失敗了就再也爬不起來,誰還敢創業呢?我在廣州創業多年的感受是,廣東有非常棒的創業土壤。

    彭斌:大的瓶頸沒有,但需要加快節奏。技術的成熟度要跑贏農業人口減少的速度,以最快的速度滿足市場需求。

    步入高速增長階段

    農業無人化的時代機遇

    2014年,XAIRCRAFT正式更名為“極飛科技”,公司于當年進行了A輪融資,并完成了向現代企業的轉變。隨后,幾經探索和周折,極飛走上了農業無人機這條賽道。2018年,憑借在農業無人機市場取得的突破,極飛實現了盈利。彭斌對公司也有了新的要求:“我們不應該只為技術找行業,應該為行業找技術?!边@一年,極飛開始進一步向“農業科技公司”拓展。

    《21世紀》:國外有這種嘗試嗎?

    “我們最初就是一群極客湊在一起做熱愛的事情?!?/p>

    彭斌:起初2年,我們摸不出商業模式。我們知道農業無人機可行,但到底以何種形式呈現給市場? 后來我們發現,如果提供噴灑農藥服務,價格和原本雇人去做的成本差不多,農戶會樂于接受。于是我們組建了直營服務團隊,幫助農戶實現科技落地。

    所以,我們有1600項專利,但只打過一起官司。還是別人貼著、仿著我們,甚至打著我們的旗號在破壞市場經營的基本秩序。我們的工程師絞盡腦汁,花費數月,廢了5套模具才做出的成果,別人抄襲過來直接用,成本更低、賣得更便宜、質量還很差。我們希望國家能保護創新,目前的官司上我們進展不錯,但周期還是長了一些。

    彭斌認為,完全的農田無人化“最有可能發生在中國”。發達國家過去已構建起了農業機械化體系,一時難以再徹底改變。中國剛好有一個“換道超車”的機會。

    《21世紀》:跨過第一道坎之后發生了哪些變化?

    彭斌:2017年提出,2018年下發。我們的經歷說明,政府對這塊是一個開放的邏輯,愿意提供環境去支持創新。

    《21世紀》:壓力有變小么?

    今年夏天采訪彭斌時,他對幾位前去采訪的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你們三個人,也許有一個身上穿的T恤衫就和極飛有關?!?1月再次采訪時,“三人”變成了“兩人”。2018年,極飛科技的無人機產品覆蓋了新疆3700萬畝棉花田約1/3的面積;2019年這個比例已是1/2。彭斌坦言,幾年前根本想不到公司能在農業科技的賽道上前進至此。

    “All in”到農業無人機賽道

    彭斌:壓力還是來自要思考所看到的市場方向是不是真實的,船長所定的方向能不能帶領船員到岸?這種壓力是巨大的、持續的,只要還在創業,就無法逃脫。我們其實已經習慣了與這種“焦慮”為伴,一樣睡得著,一樣每天能夠激情飽滿地工作,但它會帶給人持續的思考和修正。

    第三個階段是監管。比如我們做農業,已經陸續聽到一些不同的聲音:“無人機打農藥到底行不行?”如果政府一刀切說“不行”,那一切就結束了。但我們的政府非常開放:給了一個彈性空間,讓我們嘗試。例如,當年我們與監管部門溝通,對于如何避免類似的城市安全問題,我們提出可以設立電子圍欄,禁飛區根本就飛不進去;此外,所有飛機都安裝sim卡,操作員實名登記,隨時可以聯絡,這些都對接到云平臺。我們因此獲得了民航局第一張農業無人機的云牌照。

    《21世紀》:成本降至多少,才能觸發行業爆點?

    彭斌:只要業績快速上升,就不太會有。我相信我們的投資人都是長期主義者。我們也時刻在思考,一是要用好產品為社會創造價值,二是要回報投資人和股東,包括公司持股的員工,希望能夠形成一個更好的共贏環境。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科技業界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

      彩票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