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83dfp"></small>

    <mark id="83dfp"><u id="83dfp"></u></mark>

    <listing id="83dfp"><menu id="83dfp"></menu></listing>

    <tt id="83dfp"><ol id="83dfp"></ol></tt>
    <listing id="83dfp"></listing>
    1. <listing id="83dfp"></listing>

  • 游客,你好!登陸/注冊
    滾動排行政務暖聞 國內國際社會軍事辟謠知事 文化司法投訴圖片視頻 體育娛樂財經科技專題
    首頁資訊財經證券綜合正文

    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扔炸彈”的馬云是瘋了還是焦慮了

    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2020-10-26 18:44:0736閱

    當然,讀懂新金融也不大相信這個小系統會出現系統性風險。

    活動上,馬云也提出了一個疑問:中國怎么可能在幾年以內出現了幾千家互聯網金融公司,我們是不是應該檢查一下是什么原因誕生了幾千家互聯網金融所謂的P2P?

    《新規》一旦落地于金融機構,勢必會對微貸科技平臺在內的信貸所有參與者產生不同程度影響。

    諸如:監和管是兩回事,監是看著你發展,馬云的第二個炸彈扔向了監管,關注你發展,管是有問題的時候或預判有問題的時候才去管,但是我們現在管的能力越來越強,監的能力越來越差。

    1、“炸彈”中的兩個錯誤

    從宏觀到微觀、從世界到中國、從古代到當下,馬云扔出三個炸彈,援引諸多案例,歸根到底是要為螞蟻集團的“創新空間”,為無抵押信貸搖旗吶喊,希望監管進一步增加對金融創新的容忍度。

    馬云笑著回應,但依然說出了令所有人大跌眼鏡的那句話“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因為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

    創新出了小問題,監管與企業之間的本質區別是什么?企業想的是用金融創新牟利,企業自己消化,創新出了大問題,出了系統性風險,只能監管和眾多政府部門想辦法幫助老百姓挽回、降低損失。

    10月24日,在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舉辦的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主持人介紹:他(馬云)說他今天來外灘峰會,就是要扔一個炸彈。

    身高是因為人的存在而存在的,只要是人就一定會有身高,當然不是,卻別高或矮;同理:只要中國有金融,就一定會有系統,區別是強大或弱小,健康或不健康。

    如果企業有能力拍胸脯說:我能幫政府把金融風險控制住。那政府一定“敲鑼打鼓”鼓勵創新,坐在辦公室里吹著空調收著稅,它不香嗎?

    這些道理,馬云不會不懂,那為啥還懂裝不懂?讀懂新金融有一個大膽的猜想:馬云可能是焦慮了。

    至此,我們不難理解馬云呼吁的創新是什么,當然是那些可以讓微貸科技平臺創造更多營收的創新。

    1、得益于螞蟻集團掀起的互聯網金融浪潮,很多大中型銀行的小額貸款業務高度線上化,不需要抵押、擔保的銀行貸款隨處可見,它們甚至于螞蟻集團形成了競爭,當鋪思想早已淡化了;

    監管沒有給螞蟻集團留創新的空間嗎?

    一句話總結,微貸科技平臺就是螞蟻集團的錢袋子。

    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扔炸彈”的馬云是瘋了還是焦慮了

    雖然阿里和螞蟻不缺錢,但馬云又一次以自己的實力免費上了頭條。

    “沒扔炸彈,哪敢扔炸彈?!?/p>

    責任編輯:陳鑫

    屁股決定腦袋,嘴巴長在腦袋上。穿上了聯合國的“馬甲”,馬云的屁股還是坐在螞蟻集團身上。

    馬云的第三個炸彈扔向了銀行:今天的銀行延續的還是當鋪思想,抵押和擔保就是當鋪;中國金融的當鋪思想非常之嚴重;“抵押”的當鋪思想是不可能支持世界發展對金融的需求的;我們必須用借助今天的技術能力,用大數據為基礎的信用體系來取代當鋪思想,這個信用體系必須是建立在大數據的基礎上。

    2、馬云的“屁股”坐在哪?

    在此次活動中,馬云的身份是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倡導者,而不是阿里巴巴或者螞蟻集團的當家人。

    內容較多,也有很多錯誤,在此不一一列舉,總結來講還是那個老觀點:過于嚴格的監管將阻礙金融創新。

    將小額貸款的理論、方法用到大額貸款領域,是嚴重的錯配:馬云的鞋,姚明穿不了,你總不能說是姚明的腳有問題吧。

    只有業績持續高速增長,才能維持螞蟻集團的高股價、高市值以及高PE。

    再補充一個知識點,螞蟻集團也是有過P2P業務的——招財寶,只不過后來因為僑興債事件直接關停了,這也算是一個典型的P2P暴雷的案例,只不過結局比其他暴雷的P2P好。

    (注:馬云扔的炸彈有些錯誤之外,整場演講還是比較精彩的,建議后臺回復關鍵詞“馬云”觀看)

    這顆炸彈又出現了嚴重的錯誤,嚴重混淆了抵押和擔保的業務場景: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2、大額貸款上,企業的信用往往難以支撐其融資需求,而抵押和擔保就是幫助企業的增信手段,有什么不合理的呢?難道螞蟻集團會因為賈躍亭芝麻分高就借給他10個億的無抵押信用貸?

    而在這個案例中,招財寶恰好做了過多的金融創新,將高風險的私募債權“化整為零”賣給了普通投資者。

    但一個有意思的細節是:整場演講中,馬云多次口誤,而最有激情且無口語失誤的部分是“介紹螞蟻集團IPO”和總結“螞蟻集團綠色、可持續、普惠、包容”。

    如果監管不給創新留空間,第三方支付和P2P都不會誕生、發展,偉大與失敗都會胎死腹中。第二個“炸彈”的錯誤,也在此處。

    年 6 月 截至 30 日螞蟻集團的微貸科技平臺促成的消費信貸余額為 17320 億元、小微經營者信貸余額為 2020 4217 億元;約 5 億用戶通過公司的微貸科技平臺獲得了消費信貸;為螞蟻集團創造285.86億元營收,占比約40%。

    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螞蟻集團在8月份籌備其大規模的IPO之際,和螞蟻已經有互聯網聯合貸業務合作的銀行中,至少有兩家停止與螞蟻新增互聯網聯合消費貸。

    原創 用事實與邏輯

    這些利空不會動搖到螞蟻集團的根基,但會影響微貸科技平臺的業務增長速度,馬云怎么能不焦慮?

    回到最驚悚的那句話上,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嗎?2.1萬億的微貸科技平臺就是一個小系統,如果這個小系統出現了系統性風險,就會傳導到大系統中去。

    而在更早的7月,央行《關于開展線上聯合消費貸款調查的緊急通知》(下稱《通知》),要求銀行上報線上聯合消費貸款余額,其中和花唄、借唄合作的規模還需要單獨列明。

    只要速度而不要剎車的汽車怎么能上路呢?

    但是一些利空,正在襲來。

    這三個炸彈無異于否定中國的金融體系和監管體系,馬云是瘋了嗎?當然不是。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下稱“《新規》”),將民間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修改為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每月20日發布的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的 4 倍。

    雖然IPO之后的很久,螞蟻集團都不會缺錢,但作為“不差錢”的交換,它必須給投資者足夠的業績增長。

    3、馬云是不是焦慮了?

    如果把他的“炸彈”放到小貸、微貸的小世界上,或許有些道理,當放到整個中國的金融體系上,就有點扯淡了。

    這個問題一點也不難回答:因為監管給創新留了太多空間。

    來源:讀懂新金融

    眼睛向臺下瞥了一眼,接著說:“而是缺乏,中國是缺乏金融系統,說到這里馬云低頭看稿時,風,系,系,缺乏‘金融系統’的風險”。

    同時,整個信貸行業的利空也在襲來。

    他應該是焦慮了。

    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這就像是說:姚明有身高,馬云基本上沒身高。

    第一個炸彈扔了出來,不過這個炸彈存在根本性的錯誤。

    淘寶的第一筆擔保交易誕生于2003年,而支付寶正式成立是在2004年12月,補充一個知識點,而支付寶獲得支付牌照是在2011年,期間很多支付公司已經誕生了,這與P2P從誕生到崛起的路徑很相似,區別在于二者的結局不同。

    讀懂新金融認為,馬云扔出“炸彈”的舉動只有兩個解釋:要么是他瘋了,要么是他焦慮了。

    不知道是“包袱”沒響的緊張,還是對金融名詞的不熟悉,擅長演講的馬云說這句話時,出現了整場最嚴重的口語失誤。

    評論列表共0條

      今日推薦

      首頁資訊財經證券綜合正文

      相關資訊

      熱點資訊

      彩票投注